中国男篮亚运会上期待自我救赎

乔尔杰维奇目前正率中国男篮在上海集结备战。中国自救在经历了世界杯的男篮惨痛失利之后,夺取杭州亚运冠军成为中国男篮完成自我救赎的亚运不二选择。  4天前,期待中国男篮的中国自救亚运阵容完成了最后的调整,广东男篮的男篮杜润旺顶替受伤病影响的曾凡博,进入了最后的亚运12人大名单。和世界杯的期待最终名单相比,杜润旺、中国自救余嘉豪、男篮程帅澎是亚运新面孔。  从比赛本身看,期待中国男篮赢得金牌的中国自救难度并不大。小组赛阶段,男篮中国男篮将分别和蒙古男篮、亚运中国台北男篮以及黎巴嫩男篮交手。但9月17日,黎巴嫩男篮因为经济原因宣布退出,这无疑降低了中国男篮小组赛比赛的难度,毕竟黎巴嫩男篮也是参加了世界杯的亚洲劲旅。  至于中国男篮在世界杯上的两个“苦主”,日本男篮和菲律宾男篮,也都在亚运阵容上作出了调整。其中,日本男篮参加杭州亚运会的最终12人名单,没有一人参加过之前的世界杯——非常有意思的是,之前日本篮协公布的名单中,参加了世界杯的河真田宏在列,但不久之后,日本篮协就用另一名球员平岩元取而代之。  菲律宾男篮的亚运阵容,包括4名参加世界杯的球员,但世界杯的核心球员都没有参赛,而且球员年龄普遍偏大,加上教练组也发生了变动,雷耶斯在世界杯后辞去了主教练的职务,新任主教练为蒂姆科恩,整体战斗力很难和世界杯时相提并论。  “不管对手实力如何,我们自己首先不能掉以轻心。”前中国男篮国手焦健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“我们首先要调整好心态,把中国男篮的那种精气神打出来,毕竟亚运会我们是主场作战。”  确实,从对手的实力看,能够在杭州亚运会上给中国男篮制造麻烦的球队并不多,但问题的关键在于,中国男篮如何摆脱世界杯失利后,球员疲劳的状态和球队低迷的士气。  事实上,前中国男篮主帅宫鲁鸣,在世界杯后接受采访时,道出了中国男篮存在的几方面问题,其中一项就是国家队缺乏有质量的思想工作:“一个人的头脑思想没有这么简单,你为什么打篮球?这个职业对你有什么基本的素养要求?再往上说,你对自己所处的时代有什么具体的认识?这个具体的时代背景又对你自己和体育这个行业提出了哪些要求?”  那么,在亚运会开赛前集训的这个阶段,这支有8人参加了世界杯的国家队,是否重新进行了心理上的疏导,可能在亚运会的比赛遇到困难时,外界很容易就会作出判断。  另一个问题,可能就是主帅乔尔杰维奇的承受力了。世界杯上,乔尔杰维奇的临场指挥和固执的性格饱受争议。亚运会上,中国男篮几乎尽遣主力,如果稍有差池,乔尔杰维奇恐怕会感受到更大的舆论压力。  从历史上看,在亚洲赛场,特别是亚运会上,中国男篮不乏统治级别的表现。2006年多哈,中国男篮在姚明并未参赛的情况下,王治郅、易建联带队夺冠。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,中国篮球勇夺4枚金牌,其中中国男篮力克伊朗队夺冠。当然,中国篮球在亚运会历史上也不乏“阴沟翻船”的尴尬。2002年釜山,中国男篮遭遇“黑色30秒”。2014年仁川,更新换代的中国男篮,在大比分领先的情况下,被日本男篮翻盘。  本次杭州亚运会,中国男篮的境遇和之前历届亚运会都所有不同,夺金固然是一种自我救赎的方式,但似乎也无法令中国男篮摆脱滑坡的窘境。若想重现往昔辉煌,还需中国篮球所有从业者知耻后勇。  本报北京9月18日电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杨屾

托尼·克罗斯